第1章

    夜已深。

    秋风瑟瑟。

    苏府内宅的一处破旧柴房中,苏醒过来的赵飞扬正躺在木床上,他身旁一个青衫小厮,见赵飞扬睁开眼睛,立即高兴地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姑爷,您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赵飞扬一脸困惑。

    “这是苏府......不,这是您家啊!您昨日刚和大小姐成亲您忘了吗?”

    成亲?

    大小姐?

    赵飞扬彻底懵了!这是拍电视剧吗?如果不是的话那是什么?难道自己穿越了?

    几个小时以前,他还是二十一世纪一所重点大学文学院的学生,临近毕业,全班聚餐,喝高之后,本准备睡上个把小时就各奔东西,谁想醒来就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突然间,赵飞扬头疼欲裂,脑袋里像被人强行塞进东西一般。只片刻,头疼的症状隐去,赵飞扬发觉自己的记忆中多出了许多陌生的画面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清楚是这具身体的记忆,也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和现状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的主人姓赵名恪,字飞扬。本是将门之后,然家道中落,现与平民无异。

    只因当朝大将苏定方老将军曾与赵恪之父有过指腹为婚的约定,故赵恪才与苏家大小姐成亲。本来赵家没落这样的婚约可以忽略,但苏定方将军是守诺之人,不顾苏家众人反对,强行推动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只是赵家如今颇为寒酸,苏家担忧女儿生活贫苦,所以要求赵恪上门入赘。

    苏家大小姐有沉鱼落雁之貌,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更有才女之名,在整个京都都是颇为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不是苏家与赵家有过婚姻,恐怕这样的女子很难会嫁给如今贫二代的赵恪!

    所以赵恪无甚不满,同意上门成为苏府赘婿。

    岂料新婚当天,苏家大小姐借口祭祖之名离开京都,用逃婚以示决绝之心,让这场婚宴成为闹剧。

    悲愤不已的赵恪在婚宴上大肆饮酒,不胜酒力的他竟醉死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众人误以为赵恪伤心过度,根本没把赵恪当回事,直接让下人扔在了柴房中。

    是以赵恪醉死一日后,才由穿越到此的赵飞扬占据身体,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姑爷,您醒了就好,我去告诉夫人她们。”

    青衫小厮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一个陌生男子来到柴房内。

    男子虎背熊腰,体魄健壮,一脸冷漠,看向赵飞扬的眼神中有种居高临下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赵飞扬愣了一下,脑海中一阵翻腾,很快,他知道了这是苏府的大公子,也就是苏家小姐的长兄。

    苏定方老将军有两儿一女。长子苏恒,任皇宫的羽林校尉;二女苏雨萱,才貌出众;幼子苏杰,纨绔二代,吃喝玩乐样样精通,京都恶少之一。

    赵恪在成亲前见过苏恒,只是那一次印象很不好,因为苏恒一直都极力反对这门婚事,所以对赵恪的态度可想而知。加之身为羽林校尉,本就是军中高级军官,自然眼高于顶,不把赵恪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兄长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赵飞扬问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苏恒的脸抽了抽,眉头皱得更紧,眼中掩饰不住的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“赵恪,从今日起,你便入赘我苏府。以后名义上你是苏家女婿,可私下里,不许你与二妹接触。你不过一穷酸秀才,即便曾是将门之后,可现在家道中落,有何德何能配得上我二妹?不过我苏家也不是薄情寡义之辈,你既入我苏氏,纵使高攀,我苏家也会看在上代人的份上保你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安心混吃等死就好,切莫出去惹事,坏我苏家名头,听到了吗?”
乘龙快婿赵飞扬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