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朗,气清。

    蔚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薄云。

    山上,青碧苍翠,山花,姹紫嫣红,随风摇曳,飘散着清雅的芳香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绝佳的天气,环境也是相当的清幽,相当的适合登山踏青。

    可风亦飞的心情却是郁闷至极。

    他此刻正半跪半蹲着,苦闷的看着臂弯里环抱着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面如金纸,气若游丝,显是就剩一口气钓着,随时都会凉凉。

    这名老者叫惊魂手追风客游铁生。

    听绰号就让人觉得他相当牛逼,风亦飞也觉得他相当牛逼,只是没想到现在会整出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喂,师傅,你别死啊!”

    风亦飞小心翼翼的拍了拍游铁生的胸口,希望他能舒口气,至少能够把遗言交代下。

    要是现实里有亲近的人是这状况,那肯定是得哭得肝肠寸断,还好这只是虚拟实境的游戏,而且,这师傅拜了也才大半天的功夫,风亦飞实在是悲伤不起来,苦闷就免不了的了。

    师傅就要没了,这要怎么整啊?

    刚拜师不久就能碰上剧情杀,这叫什么事咯?

    这荒郊野岭的,也找不着医生,就算能找来医生,师傅多半也凉透了。

    游铁生瞪大了双眼,瞪视着风亦飞的脸。

    “师傅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武功秘籍啊什么的能留给我啊?或者你有没有什么灌顶之法,把你的全部功力都输给我呗?”

    游铁生双目瞪得更大,眼中满是愤恨。

    目呲欲裂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能怪我嘛,师傅你跟那货比拼内力,我也是想帮你,没想到帮了你下,你还搞得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风亦飞苦恼的挠了挠头,抬手向后指了指后方,那里躺卧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你那仇家已经凉透了,比你惨,我也不用想着帮你报仇什么的,你老人家还有什么遗产给我的,速度给了吧?”

    游铁生一口鲜血自嘴里喷出,染红了颌下胡须,脸上却恢复了几分红润。

    风亦飞晓得这肯定便是回光返照了,赶紧低下头侧耳去听。

    值钱的吗?太好了!师傅你顶住!”风亦飞喜出望外,屏息静气,就怕听得不仔细。

    说不准,师傅临终前还能给个任务,给出他藏宝的地点,想想就觉得美滋滋!

    “直娘贼.......”

    一说完,游铁生的声音沉寂了下去,脸色也迅速变得灰败,只是双眼仍是瞪得老大,满带着不甘。

    风亦飞脸一黑,全没想到会听到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代表升级的白光在身上亮起。

    “我擦!怎么我又升级了?”

    不对,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师傅你老人家也是,这样就很不友好了,临死你还要口吐芬芳,真不能怪我啊,做人啊,还是要儒雅随和,哎!我比你还郁闷,现在说什么你也听不到了,也不知道你以后会刷在哪里,我们还有没有师徒之缘。”

    风亦飞叹息着将游铁生的尸身平放在地,将他睁大的双眼抚上。

    死不瞑目太难看了,好歹也是师徒一场,虽然时间很短。

    回想了下,好像官网介绍里曾说过有名有姓的NPC死了就是死了,不会再有同名的出现,大概,可能,或许这师傅是无缘再见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有够衰!师傅一下子就突然没了,简直是晶了狗了!

    还以为难得碰上了奇遇,能够学到点好武功呢。

    风亦飞郁郁的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剧本不对啊,明明连续剧里说内功比拼,只有被干扰的那一方会倒霉才是......

    因为很喜欢武侠类的游戏,所以《说英雄》这游戏一开服,风亦飞就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原来的游戏,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生何处不江湖;说武、说义、说英雄、谁是英雄?

    江湖生涯原是梦;心醒、酒醒、梦不醒、梦归何处?

    看到《说英雄》开场影片里的这两句话,就让风亦飞觉得选择没有错。

    每个男生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嘛,谁不想白衣仗剑,飒沓江湖,任他天高地阔,唯我逍遥人间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进入游戏才短短一天间,心情会像过山车一样,从狂喜的巅峰一下跌到谷底,果然人生都是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.......

    为什么一开始会狂喜呢?因为风亦飞现在这帐号建号的时候很幸运的有三项属性是60点满值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反派都喜欢我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