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叮铃铃~”    凌晨六点,一阵刺耳的铃声突然响起。    沉睡中的林寒立刻被惊醒,身T本能地快速穿好挂在床尾的衣F,没有和寝室里另外两个nv生打声招呼,向集合地飞奔而去。    到了一P空地,林寒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,默默等待着五分钟集合时间的结束。    大约过了三分钟,一百多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少nv陆续出现。    随即所有人按照教官的命令,一如既往地沿环岛小路开始奔跑,接下来他们要在一个小时内跑完整整二十公里。    一整天的训练就此拉开序幕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林寒所在的小岛,叫做万人血岛。    在两年前,这座小岛上还有一万名懵懵懂懂的孩子,但到了现在,就只剩下一百来名坚毅而凌厉的少年们,被磨砺得宛若锋利的宝剑。    其他孩子,都成为了这座岛屿的肥料,鲜血将大P的土壤灌溉成殷红Se。    万人血岛,由此得名。    这一万名的孩子大部分是孤儿,小部分是被俘虏过来的走失儿童,被送到万人血岛上接受地狱般的训练,筛选出强大而全能的战士,亦或是杀手。    林寒,就是被俘虏过来的一员。    两年前,他本是靠海一座城市的家族子弟,某一天在街上行走,突然眼前一黑,不省人事。    等到苏醒过来,林寒就发现自己到了这座岛屿。    这座岛四面都是悬崖峭壁,想要逃离就只能从崖岸跳入大海,赌一赌上天是否会眷恋自己。    事实证明,所有赌命的孩子都没有好下场,第一时间就被大海中的妖灵吞食,证明他们来过这世界的就是那一团团绽放的血花。    在万人血岛上,人人每天都要接受T能,格斗,知识等训练,若是没有按时完成训练任务,或是定期考核没有通过,轻则鞭chou,重则当场chou死。    也有不堪重负的孩子想要求饶,依然被冷面无情的教官直接活活chou死。    九千多名孩子,多半是死在教官们手上,也有相当一部分死在其他孩子的手里。    在这残酷的地狱中,所有支撑到现在的孩子,都感觉这两年来像是陷入一场梦魇。    一场永远无法苏醒的梦魇!    ……    夜晚,集合地上点亮数盏小路灯,灯光暗淡得J乎只能看清人脸。    岛上没有电力,为路灯等装设提供能源的是斩杀妖灵后获得的灵核。    结束一天艰辛的训练后,一百多名少年少nv重新回到了集合地上,尽管身心极其疲惫,但还是列成整整齐齐的方阵,等待着解散命令的下达。    他们周围站着近十名面Se冷漠的守卫,监看着众人。    若是有人不安分,守卫们手中的P鞭会立马飞甩过去,告诉他们要保持安静。    在人群正前方,站着两名男人,一名nv人。    中间身材魁梧的独眼男人走前J步,用低沉的嗓音开口道:“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,在解散前我要通知一件事情。”    “一个月后,你们将要进行大决斗,前十名的人才能活着到另一座岛上,参加后续的精英选拔。”    “但是,由于目前的人数超过大决斗的一百名额,现在我会挑出一部分人,明天两两决斗,活着的那一方才能继续接受训练。”    “我挑选出的人主要是按照修为高低,其他课程的成绩也会进行考量。如果对我挑选出来的名单有意见,你们可以讲出来,我会和你们讲讲规矩。”    林寒站在人群最后,听到夏淳平淡却极其血腥的话,心中暗暗叹息。    他在训练营中,知识课程的成绩都出类拔萃,格斗,T能的成绩表现得中规中矩。    但他自身的修炼境界比较低,排在一百多人靠后的位置。    在这个弱R强食,强者为尊的世界中,修为永远是对人的第一考量标准,因此不管林寒其他成绩再突出,也无法避免别人对他的轻视。    “王霸旦,H杜杜,赵泰地,钱步朵……”    夏淳报出了一连串的名字。    报到的少年少nv们有的面不改Se,有的脸Se发白,微微颤栗,他们普遍是三四星灵士的境界,偶尔会跳出J个五星灵士。    当听到那些五星灵士的名字时,已经报到的学员中,有相当一部分人的脸Se变得凝重起来。    在自己还是三四星灵士情况下,有谁会愿意和这些猛人决出生死?    随着报出的名字越来越多,五星灵士也有不少,很多学员将心慢慢提了起来,生怕听到自己的名字。    在微微S动中,林寒神Se镇定,静静站立着。    很快,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。    他现在只是四星灵士,逃脱不了决斗的命运。    夏淳报完四十六个名字,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下,狰狞一笑,开始公布两两决斗的名单。    名单一公布,有的人轻松口气,有的脸Se更加苍白,还有的目中闪过狠厉之Se。    林寒身边有两名还是三星灵士的少年,在得知自己对手是根本无法战胜的五星灵士后,眼中逐渐蒙上一层死灰。    在死亡面前,他们就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。    这才叫做绝望。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寒也是五味杂陈,不过与他们俩不同,林寒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。    就算他的对手是一名五星灵士。    P刻后,林寒听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我有一张神卡牌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