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[·75txt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一组是江年的生日,不对。

    第二组是他和江年办离婚手续的那一天,也不对。

    "小伙子,怎么在门外不进去呢?"

    正当周亦白在冥思苦想,江年还有可能设定什么数字为密码的时候,身后,传来一道格外和蔼的声音。

    回头,周亦白一眼看到的,是一位年过六旬,两鬓染满了银发的老太太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老太太应该就住在江年公寓的对面。

    "呵......."周亦白笑笑,对于眼前慈祥的老太太,并没有任何的防备心,"我把密码忘了。"

    "不能吧!"老太太看着周亦白,这个长的极好看又气宇极其不凡的年轻小伙子,心里别提多喜欢,笑眯眯地道,"你是不是和你媳妇吵架了呀,今天早上,我看着你媳妇把密码给改了的。"

    "对,确实是和我媳妇吵架了。"赶紧的,周亦白点头,又追问道,"这位阿姨,我媳妇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呀?"

    此刻,周亦白一身休闲的装扮,头上戴着鸭舌帽,手里还拎着一大袋的食材水果,并没有多少那个高高在上的万丰集团大总裁周家大少爷的冷峻模样,看着就像一个邻家大男孩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平常,他也不会跟一个陌生老太太聊的这么走心,但是老太太一说起江年,他便恨不得老太太一直跟他聊下去。

    "没说啥,你媳妇就跟我打了声招呼,不过我看你媳妇小小年纪,肯定是个好哄的小姑娘,你打个电话。认个错,好好哄哄她,她肯定告诉你密码,如果他不告诉你,你就来我家坐,等你媳妇回来。"老太太笑眯眯的,一脸仗义。

    "好,谢谢阿姨。"

    "嗡--嗡--嗡--"

    正当这时,周亦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周管家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"阿姨,你忙,我接个电话。"看一眼手机,对着老太太礼貌地交待一声之后,周亦白才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老太太也不马上进去,就站在自家门口,等着周亦白。

    "少爷,不好啦,董事长晕倒了。"电话接通。手机里,周管家火急火燎的声音便立刻传来。

    "什么?"周亦白握着手机,一双清亮的黑眸骤然紧缩一下,"你再说一遍!"

    "少爷,董事长突然晕倒了,而且嘴唇发紫,口吐白沫。"马上,周管家便又清晰地汇报一遍道。

    "马上送医院。"

    "是,少爷,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,医生说应该是中风或者脑溢血,您赶紧过来吧。"

    --中风或者脑溢血?!

    周亦白的黑眸,再次紧缩一下,下一秒,他答应一个"好",丢下手里的一大袋东西,拔腿便往电梯口冲去。

    刚好,刚才老太太上来,电梯就还停在17楼。一摁住电梯的下午键,电梯门就开了,周亦白长腿一万,箭步便跨了进去.......

    "欸,小伙子,你这就走啦,不进去啦,你的东西呢,东西也不要了吗?"见周亦白忽然就这么冲进电梯,走了,老太太赶紧叫他。

    不过,她话音未落,电梯门便缓缓上,周亦白的身影,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"这小伙子,什么事,这么急。"看到周亦白走了,也没理自己,老太太嘀咕着走到江年的公寓门前,将地上洒落的水颗捡了起来,装进袋子里收拾好了,又放到江年的门口,这才转身,回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周亦白从公寓楼里冲出来,立刻便钻进车里,然后,风驰电掣地往周管家告诉他的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一直觉得周柏生的状态不太对劲,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疲惫,精神状态很不好,但是周柏生说是他没有休息好,周亦白也就没有多想了。

    如果,他早点儿引起重视,让周柏生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,是不是周柏生今天就不会晕倒了?

    这一刻,周亦白说不出来的懊恼,自责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因为是下班高峰期,不可抑制的,大马路上,车辆排起了长龙,周亦白想尽办法,也幸好,他车技好,左穿右插,还闯了几个红灯,最后用一个小时的样子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当他一口气冲到手术室外的时候,周柏生还在里面抢救,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"儿子,你终于来了!"陆静姝和周管家,还有几个保镖佣人一起,守在手术室外,看到冲了过来的周亦白,立刻便扑过去,抱住了他,哭的眼睛红肿。

    周亦白也抱住陆静姝,英俊的眉头紧皱,沉声问道,"到底怎么回事,怎么会让我爸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