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[·75txt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"江年,如果给我们彼此一次重来的机会,你愿意么?"

    听着身后周亦白那莫名变的无比低哑黯沉的嗓音,江年蹙眉,低下头去,尔后,转过身来,看向他,无比淡然平静地摇了摇头道,"周亦白,对不起呀,我已经不喜欢你了,真的不喜欢了。"

    "江年,你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吗?"倏尔,周亦白便怒了,箭步过去,伸出双手扣住江年那削圆的双肩,睁大一双猩红的眸,无比痛苦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她,"因为喜欢我,爱我,你为我做过那么多,难道你都忘记了吗?"

    "没有,怎么会忘记。"江年看着犹如一头困兽般的周亦白,微微扬唇笑了笑,摇头又道,"正是因为没有忘记,所以,我才不喜欢你了,喜欢不起来了。"

    看着江年,听着她那么淡薄的话语,周亦白眼里的泪,就那样,没有任何预兆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年看着,眉心一蹙,心脏也跟着微微一缩,一种久违的窒息感,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她抬手,凉凉的指腹,落在周亦白的脸上,去拭他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"周亦白,你还记得你发过的誓吗?"一边去拭他脸上的泪,江年一边提醒他,"你说,此生非叶小姐不爱,非叶小姐不娶;你还说,这辈子都不会爱上我,碰我,如果碰了我,就会再也立不起来,从此绝后。"

    "江年,......."

    "你说的每一句话。我也都记得的。"江年看着他,打断他未出口的话,"你是男人,说了,就要做到。"

    "江年!"看着江年,周亦白忽然就泪流满面,一下秒,将她紧紧地抱进怀里,"江年,我后悔了,我真的后悔了!"

    江年任由他紧紧地将自己抱在怀里,紧到快要窒息,却没有一丝的挣扎,反抗,只是无比平静地道,"周亦白,你后悔了我能怎么办,我已经不喜欢你了呀!"

    这世界上,所有的事物都是一样的,不长则消,不进则退。

    她对周亦白的感情,从他车祸醒来后的那一刻起,就一直在被消耗,直到,来巴黎前,她"噗通"一下。跪在周亦白面前的那一刻,就已经消耗殆尽了。

    "江年......."

    "对不起呀,我不是一个长情的人,我有点冷血。"

    在周亦白颤抖着唤她的声音落下时,江年无比平静的,近乎冷血的声音,又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周亦白抱紧她,死死地抱紧她,埋头进她的颈窝里,似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血肉身躯里,似乎只有这样,仿佛江年对他的爱,就从未减少过一样,而江年,也从未离开过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"振作些!"江年终是做不到铁石心肠,抬起手来,轻抚周亦白的后背,"其实你没有你自己想像的那么在乎我的,你只是不习惯失去而已,等再过一段时间,你习惯就好了。"

    --其实你没有你自己想像的那么在乎我。

    --你只是不习惯失去而已。

    周亦白闭了闭眼,努力止住眼里的泪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江年的面前,他太失态了,哪里像个男人,就像个没得到想吃的糖而撒泼的孩子。

    "或许吧。或许你说的对!"慢慢的,周亦白终于平静下来,松开了江年,努力扯起唇角,笑了笑,请求道,"这两天,还能陪我再演一场戏么?"

    江年看着他,无比平静地问道,"什么戏?"

    "陪我一起,跟我小舅吃顿饭。"

    "你小舅?!"江年困惑,当然,她是记得的,周柏生六十岁寿宴前,周亦白跟他提过,陆家有个私生子,是周亦白的小舅,只是好多年前就被赶出陆家了,周亦白后来也没有再见过。

    "嗯,我小舅,我今天见到他了,他也来参加这次的经济论坛了。"终于,周亦白彻底地平静下来,从容回答江年的问题。

    江年蹙眉,想到今天周亦白给她发的信息,立刻便明白了什么,不由错愕道,"难道,陆承洲陆先生就是你小舅?!"

    "嗯,他就是。"周亦白点头,后退几步,在江年的床边上坐了下来,尔后,看着她,继续道,"当年我外公中风,陆家几兄妹争夺家产,我小舅因为是陆家的私生子,母亲是个舞女,又早死,他在陆家,几乎没有什么地位可言,而当时,他年纪又最小,才刚刚大学毕业,在陆家几乎没有任何的势力,也没有任何人帮他说话做事,所以,在陆家的家产争夺战中,他不仅什么也没有捞到,更是被扫地出门,陆家和他断绝了一切关系。"

    江年蹙眉,万万没想到,如今看起来那么平和的陆承洲,竟然遭遇过这么多不公的事情。

    "那你为什么说,陆先生对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