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[·75txt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因为今天六十大寿,周柏生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柏生都回来了,江年没有理由还窝在房间里,不出去,所以,她换上了礼服,由专业的化妆师和造型师给她化了妆,弄了下头发,便和周亦白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或许是马上要当爸爸了,周亦白这近的脾气挺好的,哪怕江年惹了他,他从衣帽间换完衣服出来后,便又一切恢复了正常,像是两个人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又一如既往的在所有人的面前演戏,极力演出一个好老公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着那么多的宾客,江年自然也是极力配合他,两个人一唱一呵的,倒是演的极好,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来。

    下午六点,周家正式开始迎客,整个周家上上下下也都开始忙碌热闹起来,周家大宅外,保镖一个挨着一个的站着,周家大宅内,上百号的佣人没有一个闲着的,夜幕沉沉落下,偌大的周家大宅却亮如白昼,盛大的晚安,开始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江年做为周家唯一的儿媳妇,周家将来的女主人,自然是和周亦白这个周家将来的当家人一起,迎接宾客。

    周家大宅外,各色豪车络绎不绝,接踵而至,各界名流,大佬,纷纷携带家眷前来拜寿。

    很多名流大佬都是在网络媒体上能经常见到的,一些格外低调的,周亦白也大概跟江年介绍过,所以江年基本上也都认识,而且经过这几天各大媒体对江年的"轰炸",所有前来的宾客中,不认识江年这个周家儿媳妇的,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在大门口迎接的江年和周亦白,不管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。都是满脸的笑意,都纷纷表示今天能见到江年的真人,好开心,好多还非得拉着江年合影,照了一张还不够,还非得又拉上周亦白一起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人,可是个个都不简单,要求合影的,江年自然不会拒绝,脸上一直保持着优雅得体的笑容,落落大方的跟大家一起合影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寿宴,周家自然是准备了好多的专业摄影师,基本上是哪里有需要,就能在哪里看到专业摄影师的身影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,这些专业摄影师不是为了取悦前来的宾客,而是他们拍摄的照片,到时候很多是要发布出去给各大新闻媒体的。

    大门口的地方,周亦白站在江年的身边,一只手搭在江年那纤柔的腰肢上,虚虚地搂着她,他们的前后左右,不同的方向都站在一个摄影师。在迎接宾客的间隙,摄影师们也会对准这一对妙人,不停地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,把最美好的瞬间,全部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趁着没有宾客到来的间隙,前面的摄影师手里的镜头又在不停地闪烁,刚好江年又侧头,看向了不远处缓缓驶过来的一辆豪车,周亦白的长臂虚虎搂着她,靠近,再靠近些,尔后低下头,薄唇落在了江年的发顶的位置。

    摄影师们看到,更是疯狂的摁下手中的快门。

    在之后数年的时间里,这些被摄影师们记录下来的珍贵照片,便成了周亦白最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江年注意到头顶微微压下来的重量,蓦地抬头,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太近,不经意间,额头"砰"的一下,撞到了周亦白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--他下巴真硬,跟铁似的。

    霎那,江年便疼的皱起了眉。捂住被撞的额头,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"是不是很疼?我看看。"看着一张小脸瞬间痛苦地拧了起来的江年,周亦白赶紧扒拉开她捂住额头的手,去查看她被撞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到她额头上明显红了的一块,他立刻便有些心疼地拧起了俊眉,温热干燥的大掌,一边无比轻柔地帮她揉着,一边心疼道,"先进屋,找个冰袋敷一下。"

    "没关系,我没事。"起初那阵强烈的痛意过去之后,江年便缓了过来,尔后,退开一步,同时去拨开周亦白轻揉着自己额头的大掌,抬头看向他,微微扯了扯唇角,尔后指了指外面那辆已经开过来马上要停下的劳斯莱斯道,"马老板和他太太来了。"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江年,她避开的动作,那么明显,周亦白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,只是,此刻,他的手僵在半空中,却有些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,明亮的灯光下,她一袭浅紫色抹胸纱质礼服,脖颈修长,胳膊纤细,锁骨性感,肌肤似雪,一头短发轻盈,利落,妆容干净,清爽,红唇皓齿,嘴角梨窝浅浅,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,残存的水光盈盈闪烁,比星辰更亮更璀璨。

    这样的江年,太迷人,只是,她却拒他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"哎呀,小江,小周,又看到你们俩口子了。"正在周亦白看着江年出神间,马大老板和马太太已经下了车,朝他们走了过来,看他们俩,马大老板立刻便笑呵呵地开口。

 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