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[·75txt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江年上课的教学楼,其实离大门口挺远的,走路的话,少说得半个小时,所以,江年借了辆电动小摩托,以最快的迅速赶到了学校大门口。

    当她停好车,走出大门口的时候,抬眸便看到了那辆黑色路虎就停在离学校大门口十几米开外的地方,车窗是关着的,但透过明净的车窗玻璃,她一眼便能看坐在里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棱角分明的侧脸,每一处的线条都紧绷着,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这一次,江年很乖,走了过去,自觉拉开后座的车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一坐上去,几乎是门都还没有关上,黑色的路虎便"嗖"的一下开了出去,江年关上车门的同时,身体猛地前倾,额头重重地撞到了椅背上。

    还好坐椅是真皮的,撞的并不怎么痛。

    她坐好,默默地接过安全带系上,却不敢抬头去看前面开车的男人,因为哪怕只是这样坐着,她都已经明显地感觉到,男人那要杀人般的怒火。

    "证件呢?"车子开出好一段,前面,男人低低冷洌蚀骨的才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"啊?!"江年抬头看向他,有点懵,但更多的,却是害怕。

    "你的证件在哪?"男人重复。嗓音愈发的低沉泠洌,"身份证,户口本,还有结婚证。"

    看着周亦白,从他那能淬出冰渣子的声音和可以滴出水来的侧脸,江年明白了,他这是要去跟她离婚。

    "身份证在我身上,至于户口本和结婚证,我不清楚,应该都在爸那。"江年没有撒谎,但最后那一句,是她故意加的。

    "江!年!""嗤~~~~"

    周亦白猛地一脚,踩下了刹车,将车停在了马路中央的位置,完全不顾后面响起的刺耳的喇叭声,还好,这次江年系上了安全带。身体虽然惯性的前倾,但没有撞到。

    倏尔,周亦白回过头来,扫向江年的目光,犹如刀锋般凌厉。

    江年的目光和他交错一瞬,便低下了头去,不敢直视此刻他的盛怒。

    "你以为,我今天不跟你离婚,以后就不会跟你离婚吗?"

    江年低垂着脑袋,只觉得周亦白的话,一个字一个字像冰尖,砸在她的头皮上。

    "我知道,你想娶的人,是叶希影。"

    "那你还痴心妄想,敢去刺激希影。"周亦白咬牙,一字一句,似从喉骨中溢出来。

    --刺激么?

    江年的嘴角扯了扯。赶紧道,"对不起啊,下次不会了。"

    "下次?!"对于江年的道歉,周亦白却冷冷地笑,"江年,你以为你还会有下次的机会吗?"

    江年抬头,看向周亦白。

    其实,她可以破罐子破摔,也可以说很多的狠话来威胁周亦白的。

    但她不想呀!

    "我可以跟叶希影道歉,以后你们俩个想怎样,我绝不过问。"最后,江年服软,一软再"软。

    "呵......."周亦白又是冷冷讥诮地笑,"你有过问的资格吗?江年!"

    江年摇头,"我可以给你们做掩护,让爸不再为难叶希影。"

    上次,周亦白之所以被刀捅了,就是因为周柏生找了人,想要给叶希影一点教训,结果,周亦白及时赶到,拼死护着叶希影,而那一邦小混混又不知道周亦白是什么人,就直接捅了周亦白。

    其实,周柏生是何其精明的生意人,他又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,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周亦白对她,那只是在演戏,想要和她般出来住,也只是为了方便和叶希影在一起而已。

    周柏生只是不想为了一个叶希影,和周亦白这个儿子彻底撕破脸而已,所以最终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因为他只有这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"呵......."周亦白还是那样冷冷讥诮地笑,但这回,他没有再拒绝,而是问道,"如果你做不到呢?如果你再敢伤害希影呢?"

    江年看着他,眉心轻颤一下,"我会去求爸,让我跟你离婚。"

    "好,你最好说到做到。"话落,周亦白又一脚踩下油门,将车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江年不知道周亦白要带着自己去哪,还要干什么,但很快,她便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黑色的路虎不过几分钟,便开进了天玺一号的地下车库,然后,她被周亦白一把拽下了车,拉着大步往电梯里走。

    电梯上升的迅速很快,江年的一颗心,也下沉的很快,仿佛沉入了无底的深渊,一片冰凉的黑暗。

    很快,电梯"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