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[·75txt· ]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"废物,连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,要你这样的儿媳妇有什么用,还不如养条狗,至少狗还能跟着主人!"

    周家,周亦白的母亲陆静姝看江年,是越看不顺眼,一想到自己的儿子醒来就从医院里跑来,过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找到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江年静静地站在周家大宅偌大的大厅里,低垂着一颗脑袋,不敢吭声,甚至是连喘气,都要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周柏生铁沉着张脸,看一眼在一旁站了两三小时的江年,深吸一口气,开口道,"小年,既然你已经是亦白的妻子,就应该看好亦白,不要让他再跟外面的其她女人牵扯不清。"

    江年抬眸过去,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周柏生,什么也不解释,只点了点头道,"爸,我知道了,我会努力的。"

    "嗯。"周柏生其实很清楚,现在的江年,不可能套得住周亦白的心,哪怕是往后,也相当难说,更何况江年的身份摆在那里,根本就当不了他们周家将来的女主人,娶江年进门,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罢了,"坐吧!"

    江年摇头,"不了,爸,我站着就好。"

    陆静姝很是烦躁地斜睨一眼江年,对于她的识趣,稍微有那么点满意。

    "董事长,夫人,少爷找到了。"这时,管家匆匆跑了过来,兴奋地对周柏生和陆静姝道。

    "哪呢?人在哪呢?"立刻,陆静姝便站了起来,扯着脖子往外张望。

    "在回来的路上了,马上就到了。"

    陆静姝高兴地点头,想到什么,又赶紧吩咐管家道,"快,快让厨房准备好晚饭,等亦白回来就开饭。"

    "是,夫人。"管家答应一声,赶紧往厨房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陆静姝等不及了,大步就去了外面,想去外面等儿子,周柏生一声沉沉的叹息,也站了起来,往外走。

    江年看着他们俩个一前一后的出去,紧蹙起眉头动了动站得早就麻木的双腿,待双腿稍微没那么难受之后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她出去,正好,一辆黑色的宾利还有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开进了大宅,朝他们的方向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黑色的宾利在他们的面前停下,车门被推开,一只穿着男士拖鞋的脚,从车上迈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亦白生的是真好看,哪怕此刻他的身上穿着的是拖鞋病号服,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好看,只是,或许因为昏迷了两个月,瘦了,他的眉目,又冷又深邃,不带一丝丝的温度,江年只是看了一眼,在视线跟周亦白的目光撞上的那一瞬,便赶紧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"儿子,让妈看看,你没事吧?"看到下车来的周亦白,陆静姝赶紧便扑了过去,细细查看他身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周亦白握住陆静姝的手,"妈,我没事,你放心!"

    "欸,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来,赶紧跟妈进屋。"陆静姝拉着周亦白的手,欢喜地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周亦白点头,和陆静姝一起抬腿,在经过江年和周柏生的时候,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周柏生看一眼江年,"进去吧!"

    "是,爸。"江年点头,跟着周柏生一起进了屋。

    "儿子,你这才醒来就去了哪,你知道妈有多担心吗?妈真的……"

    "妈,我上楼去洗个澡,换身衣服。"拉着周亦白,陆静姝开始喋喋不休,但显然,周亦白没心情听她啰嗦,转身便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"欸,好,是该好好洗洗,把所有的晦气都洗掉。"陆静姝无比慈爱地笑着答应,但在看到后面进来的江年时,霎那又沉了张脸,冷呵道,"还不上去,给亦白放洗澡水。"

    "好。"江年答应一声,赶紧便跟在周亦白的后面,上楼。

    周亦白听到身后的声音,脚步顿住,倏尔回头,看向江年。

    江年抬头,视线与他那冷漠甚至是冷冽的目光对上,不禁心里一个寒噤,又赶紧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周亦白英俊的眉头微拧一下,什么也没有说,继续抬腿,往二楼走,江年又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"谁让你进我房间的,滚出去!"

    等上了二楼,江年才要跟着迈进周亦白的房间,男人低沉的怒吼,便从头顶传来,江年被吓得浑身一颤,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"亦白,我......."

    "别叫我的名字,我不认识你,滚!"

    "砰!"

    就在周亦白话音落下的同时,一道重重的摔门声在耳边响起,震耳欲聋,江年又一次被吓得浑身轻颤,那厚重的实木门,就在离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,也不断轻颤......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