!    华笙一句话,真的给风兮问的有些发毛,她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的下场。

    所以极其紧张的看着华笙,“你干嘛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华笙永远是不冷不热的样子,她揉了揉太阳穴,正面逼问风兮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是最好的朋友,从来都是,这一点上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华笙点点头,“嗯,既然是最好的朋友,你觉得你犯了错,我该怎么处置你?”

    “阿笙……。”

    风兮 舔了舔嘴唇,一脸的惊慌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阿笙那个脾气,要是真的生气了,不可饶恕的话,那么……以后会掰了,再也不见面吧?

    一想到最好的朋友会变成这样子,风兮就觉得胸口闷得慌。

    可是纵然心里有千般苦却再也说不出来,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怎么好意思跟人说。

    我是为了你好,我是为了你着想,才会出此下策的。

    毕竟风倾城先祖也说了,自己的一时莽撞,差点让阿笙没办法与北寒冰玉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差点就耽误了最佳时机,真是悬的很,难怪江流看她的眼神,都是那么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阿笙,你想怎么惩罚,我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风兮紧张的像个孩子,双手紧紧的拉扯自己的衣袖,她看着华笙的眼神也是强装镇定。

    可内心已经早已经翻江倒海,甚至都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风兮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下不为例吧。”

    “阿笙,那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吧,一会江流要进来喂我吃面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吧,什么事情都等我吃完面在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我先出去,你好好歇着。”

    风兮出来的时候,正好和江流走个迎面,江流手里端着面。

    他没和风兮说话,只是小心翼翼的端着面条进了卧室内。

    风兮一脸懵的出来,秦皖豫忙走上前,“怎么样,华笙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笙说……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,太好了,这是原谅你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秦皖豫彻底松了口气,直接将风兮抱住,高兴的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这幅德行,不高兴?”

    看风兮傻傻的,呆呆地模样,秦皖豫故意逗她。

    还胆大的伸出手,捏了捏风兮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……没想到阿笙会那么说,我以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会跟你绝交,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风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虽然华笙的性子很冷,对谁都是看着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,可她是性情中人,你看她为华家付出的一切,就知道,其实她很在意身边人。当初为了华琳和孩子,都能跟冥界为敌。为了华芷,可以去灭变异的丧尸。更别说你这个跟她有过命之交的朋友了。可别忘了,当初是你,跟着冥王和白染去了七十二幻境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瞎说,这是两码事。”风兮锤了秦皖豫一拳,不让他提起这茬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错,你干嘛不让我说?”
替补新郎:总裁好难缠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