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宴安望着这一双儿女,只觉得心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所融化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,尽量让声音显得温柔亲和:“希希、萌萌,让爸爸抱抱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希希还在犹豫,萌萌已经扑过去:“爸爸,企鹅长什么样子,会不会咬人啊?”

    苏宴安呼吸也不由有些轻颤,却依旧温和:“萌萌想看企鹅?那我们明天就去海洋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希希一听,眼睛也亮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去过海洋馆呢,只和妈妈一起去过博物馆,但是博物馆里的动物都是标本。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!”萌萌开心地应着,泪水还挂在脸上,可是已然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苏宴安将希希也抱了起来,问:“希希,我们明天带妹妹去海洋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希希似乎思考了一下般,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当晚,宁惜悦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身旁的男人陌生又熟悉,过往三年,她在等待里将希冀变成绝望,如今,他好端端站在她面前,让她觉得,这一切似乎都是场梦,生怕突然就得醒来。

    “小悦。”他将她扣入怀里,嗅着她的气息,温热的唇落在她的唇上:“这三年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去碰他的脸,那张还有些陌生的脸:“你的病,彻底好了吗?”

    他点头,将那枚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:“小悦,我们周一就去领证结婚,以后我们一家四口,都不会再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正好周六,宁惜悦和苏宴安手牵手,一人抱着一个宝宝走在海洋馆里,因为郎才女貌,加上一对儿女都格外可爱,顿时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乔司辰最近可谓是不能再糟心了,前阵子投资失败,乔氏岌岌可危,如今,他又被查出患了晕眩症,医生说他操劳过度,强制他休息一阵子,还说如果不休息,很可能会猝死。

    所以,周末时间,大哥带着儿子来家里,老太太让他和大家一起去海洋馆,说是放松。

    望着周围三三两两都是带孩子的父母,他的心头,又涌起阵阵伤感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他和宁惜悦的曾经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们多好啊,他们互为初恋,以为真的就那么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转眼间,所有的一切,因为误会开始,都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这三年里,他不是没有见过她。
你是人间星河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