=== 第008章消息 ===

    这一宿,李彻只觉睡得尤其安稳。

    分明只是个破旧不堪的马厩,自己还生死未卜,就连做只马也都还在关禁闭中,但今晚的夜色星辰就是悠悠映在马厩前的池塘里,悠悠映入他眼底,也幽幽然映入他心底。

    从昨日的恼火抗拒,到今日逃跑未遂,再到夜里的平静。

    他似是终于接受眼前的现实,亦要妥善计量。

    马和人的世界不同。

    他需要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李彻蜷在马厩里,温暖月色照在他身上,好似拢了一层清晖。

    月色清晖下,他缓缓阖眸。

    清梦里,她双手温暖得轻着他的鬃毛和马背,还将侧颊靠在他脖颈处,同他说,她带他回京……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翌日醒来,李彻是被说话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马的听觉惯来灵敏,李彻缓缓抬首,但整个身子横躺在马厩里没有动弹的,只是头抬起,朝马厩外望去。

    前方正好有食槽遮挡,他又没出什么动静,不远处的人看不到他,他却能从早前取下的木块处活得视野。

    只是马的视力真的不好,他就能看清马厩外不远处有一男一女,但看不清人脸。

    两个声音虽然都陌生了些,但他应当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关他这处马厩偏僻,晨间亦没有多少人,两人说话的声音清楚传到李彻耳朵里。

    衣着华贵的妇人正是侯夫人王氏。

    王氏正叹道,“你若不说,我还不知晓祭天大典上出了这么大的事,原本侯爷也是说祭天大典后的几日会同建安侯一道回府中,我还想着就是明后两日的事。这么看,侯爷和建安侯许是要一直待在文山?”

    听到祭天大典,文山,建安侯几个字眼,李彻脑海中嗡的一声,忽得整个马身子站立,警觉起来,慢慢往马厩外靠近。

    王氏一侧,建安侯世子道应道,“岳母,我离开的时候并未见到岳丈。父亲交待说,侯府临近文山,祭天大典出了这样的事,坊州或多或少听能到些许消息,这个时候最是宫中忌讳,让家中切忌打听,引火上身。”

    王氏连连颔首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李彻才想起是建安侯楚逢时的儿子,楚颂平。

    方才的夫人,应当是楚颂平的岳母,也就是东昌侯夫人王氏。

    听二人对话的意思,应是祭天大典出事后,宫中封锁了消息,对外说他积劳成疾,染了风寒,故而在祭天大典的时候昏倒,而后遣散了随行祭天的众臣,只留几个要臣在文山随驾。

    这应当是太傅的意思。

    太傅思虑周全。

    若不遣散众臣,所有人都留在文山,恐怕会引起朝中和国中恐慌。

    但将朝中几个要臣留在文山随侍,朝中大小事宜的折子和消息送到文山,便有人可以处理,正好可以掩人耳目,做出他一面在文山疗养,一面在处理政事的假象。

    而此地是坊州地界。

    坊州是东昌侯的封地,扣下东昌侯在文山,便可调度坊州境内的所有人事和兵马。

    李彻心中叹了叹,忽得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而太傅此举,也让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他还活着,太傅才会做此安排。

    他在后宫并无妃嫔,亦无子嗣,若是他失踪三日不见踪迹,或是却已驾崩,宫中早就应当拥贵王之子,他的堂弟李通运登基,并回宫发丧,避免各地发生混乱。

    但此事尚且还对外隐瞒,那便是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只是,此时还不能露面。

    李彻猜想,他醒来时在这匹马身上,那他自己许是还昏迷不醒……

    这算是所有不好的消息中,最好的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只要他自己还活着,他就有机会变回去!

    虽然他还不知道从马变回去的方法,但只要他还活着,便有希望。

    李彻心中似是吃了一枚定心丸。

    侯夫人和楚颂平还在继续,但大抵说的都是方才的延伸,并无多少新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彻并不意外,楚逢时(建安侯)和谭凯(东昌侯)都不在,王氏和楚颂平知晓得定然不多。

    若更多的细节都让楚颂平知晓,那楚逢时这条老狐狸便也不必再做建安侯了。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帝心娇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