茗芳苑外的路人久久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楚毅把苏锦瑶送了进去,又看见他没多久就出来,回了自己的将军府。

    “这就出来了?我以为他今晚要歇在茗芳苑呢。”

    有人挤眉弄眼地小声嬉笑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。”旁边的人笑着用胳膊拐了他一下,“人家两个还没成亲呢。”

    “成没成亲有什么区别?现在京城谁人不知,苏大小姐就是板上钉钉的楚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看楚将军刚刚给她放马凳,扶她下车那样,动作那叫一个熟练,一看平时就没少做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幽幽地叹了一声:“我家男人对我从没有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一旁立刻有人接道:“老陈家的,你家连马车都没有,你男人就是想扶你下车也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人群一阵哄笑,不知哪里冒出个尖酸刻薄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苏大小姐可惯会招惹的,嘴上说着不回来,拖了半年不还是回来了,还特地在将军府旁边买了宅子。要说她没点儿别的什么心思,我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有了解情况的人啐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哪儿来的外地穷酸在这阴阳怪气?”

    “茗芳苑早前是前朝丞相唐庸的宅子,两年前唐庸获罪抄家,这宅子就被朝廷卖出去了,之后一直就没再换过主家。”

    “要照你这么说,苏大小姐难不成有未卜先知的本事,能知道她隔壁这宅子将来会变成金吾将军府?”

    众人听说茗芳苑两年前就被买下,又是一阵喧闹。

    有人见那骂人的知道得多,便争相询问。

    “苏大小姐既然不愿意回京,为何要买这宅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不是一直住在道观不肯回来吗?那还买这宅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啧啧两声: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,苏大小姐的外祖家是宜州秦氏,那可是大……大楚鼎鼎有名的商贾之家,富甲一方,生意做遍大江南北。”

    “这茗芳苑早前被人高价买下,但买下这宅子的人住了没多久就走了,只留了些下人在这,所以无人知晓这宅子的主人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但刚才,你们看见出来迎接苏大小姐的那个管家没有?苏大小姐唤她秦叔!”

    “秦,那可不就是她外祖家?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:“合着这宅子其实是秦家买的?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买下来为什么不住呢?就这么空着,多浪费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嘶了一声:“这有什么浪费的?人家这宅子就是专程给苏大小姐买的!就是为了等苏大小姐回来呢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一座宅院,就……专门买给她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知道的人更多了,话题由此转到秦家对苏锦瑶多么看重,秦老夫人对这个外孙女多么宠爱等等。

    说了一大圈之后,才有人挠着脑袋问:“他们为什么要给苏大小姐买座宅子呢?苏大小姐回京的话,直接回苏家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她为什么不回苏家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放着自家不回,一进城就住到将军府去了,她还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魏氏在府中怒发冲冠,气的摔了一套茶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小娼妇,当初能做得出与下人私通之事,如今就能做的出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

    苏常安怒道:“别张嘴闭嘴就娼妇娼妇的,这话好听是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她做得出来还怕别人说吗?”

    魏氏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面前倒是挺大声,有本事去跟你那个好女儿说,让她回来啊!”

    “她知不知道自己还未与楚将军成婚,这会儿住到别人府上会传出什么闲话?她自己不要脸,难道咱们苏家也不要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在说什么闲言碎语呢,你让我以后怎么出门?让锦纹和锦颐怎么出门?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去推苏常安:“我不管!你现在就去把她叫回来,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苏常安被推的一个趔趄,挥开她的手,气道:“你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苏锦颐听说苏锦瑶去了将军府之后脸色本就不好,这会儿见母亲被推开,上前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爹,娘虽然话说得不好听,但确实是事实啊。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卑贱(家奴文)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