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晟看到这一幕甚至还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辛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,可想要放手是不可能了,毕竟那么多人看着。

    而且,商曜仿佛找到了支持一样,将她的手紧紧攥着,比任何时候都要用力。

    辛晚只觉得一股气血冲到了脸上,脸颊温度烫得惊人。她不敢看着商曜,默默地跟着他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车边,商曜放手,又将副驾驶车门打开,声音压抑低沉地开口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辛晚担心地朝他看了一眼,随即才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比起来的路上,回去的路上要安静许多。

    辛晚没有出声询问,也没有开口安慰,静静地坐在一边。

    不久后,车窗被密集的雨点砸的啪啪作响,只不过一转眼的时间,豆大的雨形成雨幕将天地割成一块又一块。

    兰城夏季雨水多也潮湿,突然下雨是常有的事,倒也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辛晚偏头朝车外看了一眼,有行人没带伞,此时已经狼狈奔跑地躲起雨来。

    她见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,而小区就在前方,便又看向专心开车的商曜提议道:“你要不要去我家躲躲雨?”

    商曜微微怔住,他没有立马回答,等将车子停在辛晚住处楼下,便朝辛晚看着。

    辛晚被盯得心里有些发慌,她抿了抿唇,辩解道:“只是因为雨太大了,所以想请你喝杯茶,绝对不是想安慰你。”

    商曜的视线落在辛晚的侧脸上,最后低笑了一声,他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辛晚脸颊一烫,只觉得车内实在有点热,随即便想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商曜立马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腕,眉尖微蹙地说道:“外面在下雨,你这样直接出去会淋湿。”

    车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窄窄的缝,冷风裹着细碎的雨水打在辛晚的身上,她身子一颤,立马又将车门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状,商曜从车里拿出备用的雨伞,“等我接你。”

    他撑着伞,仿佛闲步在雨幕中行走,不疾不□□明几步路的时间,辛晚却好似看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眼睛几乎是绞在商曜身上,丝毫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车门再次被打开,这次只有冷风,而雨水则是被商曜的伞全部挡了出去。

    辛晚将那颗再次躁动不停的心脏给按了回去,赶紧下车。

    冷风瞬间将商曜的气息吹拂到辛晚脸上,她抬头便愣住了,因为商曜离她距离太近,近到能细数出他浓密的睫毛。

    辛晚的心脏再一次不争气地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商曜眉眼含笑地看着她:“不走吗?”

    辛晚瞬间回神,慌乱地垂下了眸子,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赶紧走。

    可脚步才踏出去一半,就被商曜揽腰拦了回来,雨伞再次落在辛晚头上,而头顶上是商曜无奈的声音:“你这么想淋雨吗?”

    辛晚倏地懊恼起来,这样留商曜下来好像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雨伞放在浴室滴着水,辛晚又找了条干净的毛巾过来给商曜擦一擦。

    伞太小,商曜将伞几乎全部倾斜在她那一边,整个肩膀都被打湿,高定的西装全是雨水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雨一时不会歇,你要是无聊可以看看电视。”辛晚又倒了杯水过来。

    商曜将毛巾放在一边,抬头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看电视啊。”辛晚笑着来到沙发上坐下,然后便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刚打开便播着许陵一部成名的电视剧,辛晚心里猛地一跳,赶忙换了台。

    台一转换,辛晚以为这次没事了,却没想到许陵代言的广告跳了出来,她赶忙又换了个台。

    结果又是许陵的综艺。

    辛晚:“……”简直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她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?商曜会不会怀疑她是故意的?

    辛晚在心里疯狂地想着,然后尴尬地关掉电视:“不看电视了吧,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从叶晟那里知道了我的事吧。”商曜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辛晚微微垂眸,随即点头:“他都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他管不住那张嘴。”商曜无奈,“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大事!”辛晚瞬间抬眸,因为反驳,音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引你纵情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