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……”白凝霜一愣,陈天阳好像……好像说的有道理,而且陈天阳和白家、龙家非亲非故,的确没有帮龙家、白家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些!”龙汉秋冷笑道:“你明明能顺口问出我们龙家的信息,却不管不问,分明想坐视冥府对付我们龙家,你好坐收渔翁之利,陈天阳,你莫非想与我们龙家为敌不成?”

    武若君翻翻白眼,龙汉秋真是胡搅蛮缠,连她都听不下去了。/

    “与你们龙家为敌?”陈天阳摇头而笑,像看傻逼一样看着龙汉秋,道:“你刚刚还说龙家会为龙泽昊报仇,我和你们龙家本来就是敌非友,你现在有这种苍白无力的话来威胁我,不觉得自己很傻吗?”

    白凝霜顿时惊呼出声,在龙家的地盘上,陈天阳还这么嚣张,他还真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龙汉秋眉宇间怒气勃发,一指陈天阳:“好哇你,你果然想对付龙家,你来我们龙家绝对意图不轨!”

    陈天阳眉头一皱,眼中闪过厉芒,声音带了丝寒意:“我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,你若不想落得和龙泽昊一样的下场,最好现在就放下手。”

    龙汉秋顿时一惊,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,竟然被陈天阳的话给震住了,鬼使神差的放下了手,但紧接着就一阵后悔,妈的,这不是显得自己怕了陈天阳了吗,而且还是在龙家的地盘上,更是在白凝霜的面前,丢死人了!

    他欲待伸出手指重新指着陈天阳,可一来显得刻意,二来也真心害怕陈天阳废掉自己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白凝霜轻蹙秀眉,刚刚龙汉秋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度,怎么被陈天阳一句话就吓住了?这龙家三少胆子也太小了吧?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陈天阳虽没有施展武道,可陈天阳本身就气势凌人,再加上之前修炼的《浑元剑经》,虽只将“玄通窍”打开一丝裂缝,可剑意已经得到暴涨,仅仅是站着,就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,让人为之心颤,龙汉秋直面陈天阳,有如此胆怯的反应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一个做人的道理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想知道冥府对龙家的渗透,你们龙家可以自己去查,我陈天阳并不欠你们什么,你们也没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。”陈天阳淡淡说罢,转身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龙汉秋眼中闪过怒火,强烈的愤怒烧没了他的理智,立即向前一步,伸手抓住了陈天阳的肩膀。

    陈天阳神色不变,周身却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龙汉秋只觉一股澎湃力道从陈天阳肩头涌来,浑身为之大震,不由自主向后“蹬蹬蹬”退去,“噗通”一声跌倒在地上,摔到屁股火辣辣的疼,突然喉咙一甜,嘴角流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这还是陈天阳只用了两三成力道,不然的话,就不是震得龙汉秋流血,而是直接把龙汉秋震得身受重伤了。

    龙汉秋怒气勃发,在龙家的地盘上,竟然被人打吐血,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,简直是奇耻大辱,立即怒声道:“你……”
天行医尊陈天阳苏沐雨推荐阅读